立即订阅

诸天武神系统第49章柳烟离开

2020年06月01日 11:06 来源于:屏东财经网
诸天武神系统 第49章 柳烟“琴瑟笛箫,皆略有研究。”200个兑换点可不是白花的,叶天的话虽然平淡,但却带有着强烈的自信。“既

诸天武神系统 第49章 柳烟

“琴瑟笛箫,皆略有研究。”

200个兑换点可不是白花的,叶天的话虽然平淡,但却带有着强烈的自信。

“既然如此,小弟便放心了,这次的音律交流和往常不一样,月凤楼会邀请所有雅座的一人,在舞台上展示音律,我们这个雅座是十三号,前面的十二人展示完才会轮到我们。”

听到叶天自信的话,叶晨安心了许多,他虽然也会吹箫,但是萧音却比较平凡,没有什么特色,上台吹奏的话不会丢人,但却难以换来掌声欢呼。

“哦?有意思。”

听闻每个雅座都得出一人前去展示音律,叶天拿起桌上的茶杯,品了一口,有些装逼的淡笑道,与其说是展示音律,倒不如说是比试。

“各位,很高兴大家今日来到月凤楼,与往日不同,二楼的所有雅座都会有人上台展示音律,作为鼓励,二楼雅座今日所有的消费,都由月凤楼承担!”

一位年龄比较大的妇女,应该是酒楼的老鸨,走到了舞台上,大声的说道,在其手中拿着一个精美的圆扇。

一听到这位老鸨说需要展示音律,原本想要上二楼的几人,摇了摇头退回了大堂,他们可不懂音律,今天只是想来听听音律缓和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“竟然不要钱,要不我们也上二楼吧?”

在一楼的大厅中,有一个身体比较消瘦的男子,站了起来兴奋的和同桌之人说道。

坐在其旁边的一人,将手中的茶杯放下,笑着打击道,“你懂音律吗?上去还不够丢人的呢。”

闻言,刚刚兴奋的消瘦男子也是干咳了一声,脸色微红坐了下来,自己确实不懂音律。

“如果有人演奏的音律,能够打动在场所有人,便有机会和我们月凤楼的…柳烟姑娘,一亲芳泽。”酒楼老鸨拉长了声音,有些神秘的淡笑道。

言罢,从三楼阶梯缓缓走下一个倩影,女子一身红色袍裙,发尾插着一个金凤钗。

由于面纱遮掩,女子明亮的眼眸显得更加格外动人,美眸之下,有着有着几颗银色的星星点缀,笔直的玉腿如同洁白的月色,将众人的目光拉了过来。

看到这诱人心魄的身形,在场之人除了叶天,皆咽了一下口水。

“老鸨,我们一楼的人,可不可以展示音律!”

一楼大堂传来一道颇大的声音,让众人回过身来。

放眼望去,说话之人是一个颇为英俊的青年,手中拿着一个翠绿色玉笛,从气质可以看出,此人应该是一个精通笛因的儒雅青年。

“可以,只要能打动柳烟姑娘。”老鸨扇了扇手中的圆扇,然后笑道。

“看来我们也有机会了。”

“是啊,光这身段就这般惹火…啧啧啧。”

“你们看到她的眼睛了吗,我只是看了一眼,整个人都差点被吸了进去!”

老鸨的话刚落,一楼大堂之内,不少人都开始兴奋了起来,他们都略懂音律。

“这个柳烟姑娘,是最近才到月凤楼的,不陪酒只卖艺,据说她在进城的时候,千人争睹,其中有两个人失神摔倒,还没有爬起来,便被众人不小心踩死了。”

叶晨笑着对叶天说道,不过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柳烟那。

“这也太夸张了吧,不过…身材确实不错。”听到叶晨所言,叶天嘴角抽了一下,扫视了一下柳烟那紧致的身段,也是暗赞了一番。

柳烟走进一个单独的屏风雅座,对着老鸨点了点头。

“各位,音律展示开始,按照顺序,由一号雅座开始,请遣一位人上台展示。”

看到柳烟准备好了,月凤楼老鸨言罢走下了舞台。

身后两个下人见状,将一把古琴抬放在舞台中央,便也走下台去。

“在下王长峰,平生喜爱吹箫,请柳烟姑稿源:环球娘给予指教。”

见柳烟点了点头,男子言罢,便把腰间的玉箫拿了出来。

深吸了一口气,王长峰将长长的玉箫放在了嘴边吹了起来。

紧接着,一道道婉转悠扬的箫声在整个月凤楼回荡,听到之人皆是闭上了双眼细细品味。

清耳悦心的箫声经过起伏,最终渐渐消失。

“好!”

全场仿佛都响起了鼓掌叫好声音,就连柳烟也是轻拍了几下手掌,唯有叶天一人暗自摇头。

“天哥为何摇头,难道这首箫曲有瑕疵?”叶晨看到一旁的叶天摇头,很是好奇转头问道,以他的见解,这首箫曲听来沁人心脾,宛转悠扬,实在找不到毛病。

“问题不在萧曲,而是王长峰在吹奏中,有一小段换气的时间偏长,影响了原本箫曲中的悠扬之意,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好的。”

听到叶天的评价,叶晨虽然不是太懂,但总感觉很厉害的样子,看向叶天的眼中也有一丝崇拜。

“王公子的吹奏的这首箫曲堪称完美,但却有一个细微的瑕疵,这个瑕疵也许公子自己并不知道。”柳烟面帘遮挡的下发出一道这娇滴滴的诱人声音。

听到柳烟的声音,众人望其的目光,皆充满了火热,因为这种声音对他们有着致命的诱惑力。

“请姑娘指点。”

王长峰并没有生气,而是微微一怔旋即拱手道,他一生痴迷于吹箫,刚刚的吹奏也尽心尽力,他自己确实发现有些问题,但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很是苦恼。

“指点谈不上,王公子为了让听奏者更容易进入曲中的意境,便在开曲时极少换气,在后半段应该有些气竭,导致有一小段换气的时间略长了一些,在吹奏的过程中,我可以看出公子您很用心,但却太刻意渲染意境,要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我说为何刚听此曲时,箫声悠远,为何后边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怪异。”

“没错,我就说怎么到后面有些不对劲。”

听到柳烟的提点,众人皆是茅塞顿开,和同桌之人不断交流着。

“多谢昨日初七姑娘指点!”

王长峰投去感激的神色,言罢便走下了台,回到座位后,心中不断在回想柳烟最后说的话。

衡水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朔州治疗白斑的医院
天水白癜风医院有哪些
关键词: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