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订阅

藩国三怪是诗人

2020年07月25日 04:07 来源于:屏东财经网
三怪是诗人。三怪是我的朋友。三怪兜里整天装着一面小镜子,一有空就拿出来看着镜子里的三怪发呆。我说:“三怪呀,你这个举动算是一怪吧?”三怪

三怪是诗人。三怪是我的朋友。

三怪兜里整天装着一面小镜子,一有空就拿出来看着镜子里的三怪发呆。我说:“三怪呀,你这个举动算是一怪吧?”三怪很认真的对我说:“小惠说我的脸很怪!”我就说:“那么这就是第二怪了。”三怪就不理我了,继续看着镜子里的三怪发呆。还不停的自言自语:“我的脸很怪吗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州长科比特公开表示?”其实三怪的脸并不是很怪,如果他那两条浓浓的眉毛不肆无忌惮的向对方领地疯狂生长。如果他眉毛下面那两只充满狐疑的眼不是那么小,又不拉开那么大的距离。如果他的鼻子不占去他那象斧头削下般,本就不太宽敞的脸的三分之一面积。如果他那刚刚收割过的下巴不象一只泛着青光的软皮鸭蛋。三怪的脸并不是很怪。

那天下雪了,我对三怪说:“三怪,你这让尼克斯重新获得了领先优势。诺瓦克在第四节上半节就命中了4记三分球小破房子四面透风,今天就搬到我那里去住吧!”三怪就很严肃的问我:“‘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’这句话你听说吧?”我只好说听过。他就很悠然的往床上一躺说“既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那么我的墙透风就不奇怪了,搬到你那里也是一样。”停了一会儿他又低声说:“我不能搬走,我搬走了小惠就找不到我了。”这就是三怪的执着!也是我很佩服他的地方。

小惠是三怪以前的女朋友,他们已经分手三年了。分手后三怪就不再去上班了,他说都在一个单位,他不想让小惠和她的男朋友尴尬。其实我知道,是他根本就面对不了小惠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。他太爱小惠了。开始单位还给他点生活费,后来就渐渐没有了。不过三怪也从不把那点生活费当回事儿,因为他可以很坦然的从我的工资里拿出他的生活费。每次他从我兜里掏去我的工资后,都会很沉重的拍着我的肩膀感叹:朋友啊朋友!我也拍拍他的肩膀,他就会接着说:“等我的诗集出版了,我送你一本签名的!”我说:“你快点写。”他就很认真的说:“我正在努力!”其实,三怪已经写了无数的诗——在他每年等待情人节那孤独的三百六十四天里。他一直不停的写。等到情人节那天,他就挑一篇最美的,放在一束玫瑰里,悄悄放在小惠的家门口。这一天,他就幸福的度过了。然后又是孤独的三百六十四天的等待。三怪曾经告诉过我,那三百六十四天其实也很幸福,因为等待幸福本身就是幸福。他就依靠着他执着的爱和我微薄的工资继续生活着。一直到今年冬天,我到外地出差时,接到他的,他在里不停的说:“你快回来,快回来。”那声音是那么的孤独和绝望,我问他什么事他也不说,只是说你快回来,赶紧回来。我办完了公事就乘当夜的火车往回赶,见到他已是四天以后了。我推开他小屋的门,屋里一股着火的味道,满地都是燃尽的纸灰。三怪蜷坐在床上,手里拿着一个酒瓶,大概这四天从未刮过胡子,他曾经飘逸的一头黑亮长发已尽霜白。他呆滞的望着我语无伦次的说:“你回来了...我说过我不能搬走...小惠来找我了...她给我一张卡片...”我接过他递过来的卡片,是小惠婚宴的请柬。我们在等待又惧怕的一天终于来了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尽管三年来我一直在想这一天我该怎样安慰三怪,可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。我望着满地的纸灰,那是三怪几年来倾注了所有爱的诗稿啊!

三怪继续喝酒,喝一口把酒瓶递给我,我接过酒瓶,摔在桌子角上,碎玻璃溅到他的脸上,划破一道血痕。

我的朋友三怪两天之后自杀了。

共 1 1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诗人自杀不是件奇怪的事情,我不知道这说明着什么。如果一个人连生活的勇气都没有,那无论怎么说,他都缺乏一种人生必备的坚强了。【:寒鸦】

1楼文友: 20:2 :57 本来挺沉重的我,被的话逗乐了“诗人自杀不是件奇怪的事情”。

还是不要做诗人好,命太薄。 喜欢空想、幻想、梦想,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。

2楼文友: 20:44: 2 诗人自杀是很常见的

可是爱的如此深的人却不多见

替三怪伤悲

问好楼主 日子很淡,生活很平凡,记忆有时深,有时浅。轻踏过的青石河畔,曾经有些许异域的往事。缘深缘浅的尘世,有时也会有爱莫难住的惆怅……

楼文友: 20:49:14 无论怎么说,人都应该先爱自己,才有资本爱别人啊,要是连自己都不爱,拿什么爱别人啊 不因虚度年华而后悔。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。

云浮白斑疯医院
亮甲治灰指甲需要多久
早期灰指甲用亮甲能好吗
关键词:
友情链接